• <kbd id="kimi8"><small id="kimi8"></small></kbd>
  • 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
    理上网来
    扫黑除恶top
    食品安全城市创建
    壮丽70年,奋斗新时代

    浙江日报刊文丨那片海,映照离岛的未来

    2019-03-18 10:25:00 来源: 浙江新闻APP 作者:

      

      经过一个漫长湿冷的冬天,当温暖的春风再一次越过海面,到达浙江最东部,嵊泗列岛迎来了一年中最静谧的时光。

      这个浙江陆域面积最小、但海域面积最大的县,是全国唯一的国家级列岛风景名胜区。提到嵊泗,人们脑海中浮现出的多是百年渔场、碧海蓝天,净土一般的世外小岛、人迹罕至的“绿野仙踪”……这些传说般的画面,吸引大批游客一路向东,一睹风采。

      而生于斯长于斯的嵊泗人,在时光变迁中,对大海有了更新、更深的认识。从曾经的一味向海索取,到如今的人海和谐,发展理念和发展方式的变化,让这片海的未来呈现更多的可能。

      阳光正好,我们在风?#35828;?#31800;中上?#28023;?#30475;人潮退去后,嵊泗最质朴、原始的模样,更是为了探寻这份和谐相守的背后,人们对大海、对自身、对家园的思索。

      重新认识大海——

      新理念在渔民内心生根

      嵊山岛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。上岛之前,我们接到当地一位老渔民的邀请:“?#26007;?#26377;客来,我在海山尽头等你们。”

      海山尽头?这?#28304;?#31070;秘色彩的名字,瞬间勾起了我们的兴致。行至岛上的泗洲堂社区文化礼堂,75岁的志愿讲解员郑信根,已等在嵊山渔俗风情馆门口。?#30334;?#22909;,侬好。”老人高个、精瘦,为我们解开谜团:嵊山旧名“尽山?#20445;?#24847;为海山于此而尽,“这里是中国最东端的住人岛屿,比东极岛还靠东,渔业资源最为丰富”。

      郑信根虽早已过了退休的年纪,却主动申请来这里做讲解员。因为,他有一个关于大海的心结,想要通过自己一遍遍的?#24425;觶?#35753;后来者牢牢记住——他曾亲眼见证的嵊山渔场从繁盛到衰败的过程。

      毛头小伙子时,郑信根随父辈下海,正?#20185;稀?#19975;船云集嵊山洋,十万渔民下东海”的繁盛时期。在展馆入口处一张反映上世纪70年代渔民开航场景的照片前,他停留许久,讲到动情处,渔歌号子脱口而出:“起锚啦,嘿呦,嘿呦!”郑信根弓起腿做出使劲拉网的动作,声音嘹亮有力,让在场的人为之一振。

      在他最初的记忆里,嵊山渔场鱼类极为丰富,一网下去能捕五六千斤鱼。?#20185;?#28180;汛,海中的大?#26420;?#32676;有二三十米厚。男人们出海带回大量鱼获,渔嫂们也不闲着,夜里聚在一起挑灯剖墨鱼。

      在渔民的心中,这样的生活似乎一直会?#26377;?#19979;去,但大海的馈赠并非无穷无尽,尤其在人类不加节?#39057;?#32034;取之后。

      

      眺望枸杞岛。

      我们跟随郑信根来到捕捞技术展示厅,摇橹船、木帆船、机帆船、钢制渔船……捕捞设备?#22270;?#26415;的发展历程?#22363;?#30524;前。“科技发展对渔场是把双刃剑,渔船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先进,对渔业资源来说却是灾难性的。”由于过度捕捞,到上世纪80年代,闻名世界的四大经济鱼类资源逐渐衰退,部分甚至濒临灭绝。

      “这样的场景,我这老头子再也见不着了。”话音转折,他眼里的光芒慢慢黯淡下去。

      “老人家,通过这几年的海洋牧场建设,一些鱼的数量已经有所回升了。”嵊泗县海洋渔业局生态环境科科长方伦益打开手机,向他展示去年7月拍的一段视频。画面里,运输船上的吊机挥动巨臂,“轰”的一声,一个巨大的方形水泥架沉入海?#20303;!?#36825;是人工鱼礁,是为海洋生物建造的房子。”方伦益说,鱼礁?#26007;?#37197;合增殖放流,既能为海洋生物营造良好的栖息环境,还能通过破坏渔船拖网缓解海底荒漠化。

      ?#26007;?#20154;工鱼礁,是当地建设海洋牧场的重要组成部?#37073;?#21439;政府专门出台岛礁资源管理办法,实施“封礁育贝”养护模式,保证岛礁资源的可?#20013;?#21033;用和渔业经济的可?#20013;?#21457;展。

      为了这个目标,海?#29616;?#27861;的力度?#37096;?#21069;加大。正午时?#37073;?#22825;空飘起小雨,早晨出海巡查的嵊山岛礁管理船靠岸了,船面湿滑,立在船头的水手拉我们一一上船。

      “海浪有点大,我们?#25381;?#21040;非法捕捞船。”小小的驾驶室里,船长李平良一边写巡航日志,一边回答我们的问题。一天两趟,每天早上8时出海,巡逻嵊山岛周边8海里的海域,5年多来除了大风大浪,这艘船从未停下。

      “遇到最多的,是在礁石上挖黄螺的,导?#38470;?#30707;?#40644;?#22351;。”李平良说,这些违法捕捞船警觉性极强,船小灵活,需要与其斗智斗勇,“以前这种情况很多,也有不少本地人参与,现在很少发现这种情况,这两年?#25381;?#21040;3次,且都是外地船。”

      面临“东海无鱼”的窘境之后,人们开始重新认识大海,并开始寻求保护与发展之间的平衡。

      “希望禁渔期能再?#26144;?#19968;个月。”郑信根说,更好地保护这片海,是新老渔民们的愿望。

      重新认识自己——

      在时代的风浪里逐梦

      初春的阳光为大海镀上一层金色。碧蓝沃野之上,一排排整齐排列的白色塑料浮子散落于海面,在海风吹拂下,随波起舞。与贻贝共生,是嵊泗人的另一种生活常态。

      我们来到枸杞乡龙泉社区龙泉村,码头上几十?#24050;?#27542;船已被吊?#19979;?#22836;等待维护。村民胡建明从一艘15米长的养殖船后钻出,?#31859;?#21047;子跟我们打了个招呼。他要用10天时间,让纯净的海蓝和耀眼的鲜红重新覆盖原?#26223;?#39539;掉漆的船体。而不远处,两三个渔民组成的小组,正?#24895;?#22899;孩子编辫子的类?#21078;?#27861;,把晒干的苗绳重新打理。

      

      贻贝养殖户金友定(右)向记者介绍枸杞岛的贻贝产业。

      与生活在内陆的人不同,贻贝养殖户们的生活轨迹和生物钟,早与海上劳作同频。

      3月,海水温度不到10℃,贻贝如婴孩?#20102;?#20110;海中,正为后续的生长缓慢蓄力。对胡建明这样辛劳了一年的人们来说,这样在阳光下“修修?#20849;埂?#30340;日?#21491;?#26159;难得的悠闲时光。待到9月,他又将在深夜11时驶入茫茫夜色,再迎着霞光载着沉甸甸的贻贝靠岸。

      “一分岛礁九九海”的嵊泗,缺少发展种植业的土地,也没有发展工业的基础,又因为人口稀少,第三产业长期低迷,在渔业资源开始匮乏的时候,渔民何去?#26410;櫻?#26159;当地不得不思考的问题。

      面对家门口的这片海,自己能做什么?不少人动了起来,最早行动的枸杞岛干斜社区村民金友定选择转业,转攻贻贝养殖;而80后青年项兵,成了岛上第一个“卖风景”的人。

      去年春节期间,枸杞乡的贻贝订单约有2000?#37073;?#20135;值达到了1200万元。“单我们村每天就平均要往外运出100吨鲜贻贝。”金友定自豪地说,干?#36125;?#26377;村民920余人,95%的人都从事贻贝养殖,去年户均收入达35万元。

      看着眼前热闹的码头,很难想象这里曾经被称为“干斜里西黄狗勿去”。金友定说,“狗都嫌”的干斜社区,曾是舟山群岛最穷的渔村之一,祖祖辈辈捕鱼为生,风里来浪里去,随着渔业资源衰竭,不少渔民试图转业“靠岸?#20445;?#20854;中一部分人选择养殖贻贝。

      最初,渔民养殖的贻贝苗,多来自大连、青岛的紫贻贝苗,成本高不说,苗种还不?#35270;?#24403;地海域。渔民们虽不怕苦累,收成却不高。金友定说,那时的村庄破落衰败,毫无生气,不少养殖户?#21450;?#23401;子送到城市务工。

      常年与风浪相搏,渔民的后代有别样的倔强和拼劲。金友定一连几个月漂在海上,开始自己的摸索。他一边从浙南沿海?#27257;?#37319;购野生贻贝苗?#37073;?#20859;殖成功后教给同村养殖户,带动乡亲们走“效益养?#22330;?#20043;路;一边配合嵊泗,?#27257;?#23454;施的马鞍列岛特有野生厚壳贻贝人工育苗及海上自?#29615;?#20859;试验,最?#24352;?#32946;出收益比普通贻贝高出三四倍的“黑宝石”。

    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,这句话用在金友定这样的贻贝养殖户身上最恰当不过。

      而跨越时空,同样面对这片海,80后创业者项兵也经历过一番?#32431;?#34581;变。从贻贝养殖合作社出发,一路驱车而上,项兵经营的民宿“阡陌”相对位置偏僻,却极受游客欢迎。他戴着安全?#20445;?#22312;?#23736;?#21486;咣咣”的施工声中招呼我们:“正在建两座新房,今年旅游旺季就能营业了。”

      如今的项兵浑身充满闯劲,但就在6年前,他对自己的人生还毫无规划。

      2013年,项兵在岛上当?#20928;?#27599;日穿梭在同一条线路上。“该是最有干劲的年龄,我却觉得自?#22909;?#22825;都在消磨时光,岛上很多年轻人也和我有一样的困惑和迷茫。”项兵的脑子里有个天?#21073;?#30041;岛发展?这里机会稀少,日子一眼就望得到头;出岛?#36710;矗?#23545;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仍有期待。这种想要拼搏,却没方向的焦虑感与日俱增。

      一?#38395;既?#30340;机会,项兵结识了来岛上考察民宿选址的投资人徐文?#39304;?#19968;到这里,后者就被这个原生态的小岛迷住了。

      嵊泗的碧海金沙是否也能转化为金山银山?“或许,在这个岛上,我能做的还有很多。”一个想法在项兵心中渐渐生根。彼时的他还不知道,这个让他开始重新认识自己的决定,日后也让他的家乡得以重新出发。

      重新认识家园——

      乡村也是创业的舞台

      不少游客是?#28909;?#35782;“阡陌?#20445;?#25165;知道枸杞岛的存在。

      连续几天行走在海?#28023;?#28287;润的海风、淳朴的民风,所见所闻让我们觉得惬意舒适,如同置身陶渊明笔下“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”的?#19968;?#28304;。项兵和合伙人建起的民宿“阡陌?#26412;?#28304;于此。午后明媚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温暖着在前厅喝茶聊天的游人,这栋有着橘色外墙的小楼虽经历了6年海风的洗礼,却仍是各大旅游网站推荐的“网红”打卡地。

      时针拨回到两人筹建民宿时,枸杞岛还相对闭塞,当地人?#28304;?#32479;牧海为生,从未有人想过利用眼前这片海还能“卖风景”。

      “没有配套的基础设施,你们开民宿不?#26053;?#20154;来?”

      ?#23433;?#24597;,这里是一张?#23383;剑?#20294;也是一片蓝海呀。”

      他们将民宿挂在社交媒体上,并附带了几张枸杞岛的美照。没想到网友的反映热?#25671;!?#36825;是哪里的海?怎么过去?”“没听说过东海有这么美的地方?#21073;?#32769;板能当地陪吗”……谁也没想到,一座民宿的开办,为枸杞的旅游发展打开了一?#21364;啊?#26106;季时,最多一天要接200多个咨询电话,“手机都打得发热发烫。”

      项兵买了一辆面包车,亲自设计路线,带游客观光。哪里的日出最好看,哪片?#31243;?#26368;适合踏浪,哪里能吃到最地道的海味……那时还未成为网红的“绿野仙踪?#20445;?#20182;早带游客去探秘过。

      “他们体验后都说,以前知道海南岛、巴厘?#28023;?#21364;不知道就在东海,嵊泗的风景一点也不输。”项兵越来越认识到,眼前他习以为常的这片海,?#28393;?#30528;巨大价值,他的家乡值得被更多人看见。一批批登岛游客将好口碑带去全国,2014年,随着嵊泗对旅游业的整体扶?#37073;?#26552;杞岛迅速涌现出七八十家民宿。

      我们站在“阡陌”观景平台上向外看,只见整个海岛的房屋错落有致,不少外墙重新粉刷,望去色彩斑斓,如置身童话世界。“以前岛上的建筑都是破旧的?#37326;?#33394;外?#21073;?#36824;有各种堆放物和违建。现在发展旅游业,很有海边小城的风情。”项兵说。

      不少出去?#36710;?#30340;年轻人也动了回乡发展的念头。走进岛上的另一家“思·想家”民宿,目光所及都是各类书籍,从深奥的哲学经典到最新的小说美文,这里是不少文艺青年青睐的住处。民宿女主人刘思思就是最早回来的那批人之一。学习?#39057;?#31649;理专业的她,毕?#23707;?#23601;到世界知名的?#20064;?#24070;船?#39057;?#24037;作。同样面朝大海,她却更爱故乡那湾碧蓝。

      “我从小就离家读书,反而对故乡更加割舍不下。”刘思思说,自己虽是船长的女儿,却是既晕车又?#26410;?#19968;年才回一次家,对小岛的思念愈发深沉,“其实最初把民宿起名‘思·想家’,就是因为太想家了,更想回馈故乡。”

      看到家乡?#37027;?#21147;,她毅?#29615;?#20065;开办民宿,还担任嵊泗离岛民宿协会会长,汇聚起一群有志于海岛建设的年轻人。大家挤时间做培训、办讲座,互通有无,共享客源。至今,已有900余家不同风格的精?#26053;?#23487;,如珍珠般散落于嵊泗各个岛屿,为这片家园注入了新活力。

      更让刘思思?#32769;?#30340;是,成员中不仅有年轻人,还有不少当地渔民。他们利?#23186;?#28180;期,主动学习时尚的设计理念,将以前只提供简单吃住的渔家宾馆装修升级,“田园风”“文艺风”等新式民宿不?#23244;?#29616;。走在村中的美食街上,不仅有海鲜大排?#25285;?#36824;能看到装潢精致的咖啡厅、酒吧……

      

      20世纪70年代嵊山渔民捕捞场面。

      岛陆相连,人缘汇聚,民风交融,种种变化都反映出这里的人们越来越开放包容的姿态。“以前大家只盯着自己眼前的传统渔?#30340;?#29983;计,这里很少有新事物。现在,家乡也?#36335;?#21464;得年轻起来了。”枸杞乡党委书记王燕说,目前枸杞岛上共148家民宿,全年累计接待游客人数达12.5万人次,实现旅游总收入1.31亿元。

      提起这片海,人们想起的不只是一汪碧蓝海水和飘香海味,还有更多人与海共生的可能。

      这片海,未来可期。

    编辑:吴晓燕
    X
    选择其他平台 >>
    分享到